就不可以监督公车私用

2020-07-17 17:57

3月26日,四人抵达长沙,小王联系当地一位陈姓老板“叙旧”。随后,陈老板用自己的身份证为四人在长沙市湘府大酒店开了四间房。当晚,他们酒后去酒店4楼唱歌,期间陈老板安排几个女孩作陪。

钱江晚报记者多次拨打长沙市公安局相关部门的电话,但始终无人接听。在微博上通过私信联系网友“春桑”,但截至发稿时,仍未收到“春桑”的回应。

3月26日夜,区伯因涉嫌嫖娼在湖南长沙被处行政拘留5日。一同被抓的还有广州冼村人冼某。

律师隋牧青在电话里告诉记者,接下来会起诉长沙市公安局,要求对涉案的小王和陈老板进行信息公开,然后对长沙市拘留所和公安局进行刑事控告,前者是滥用职权,非法拒绝律师会见,后者是非法公布区伯的嫖娼信息。记者 黄小星 综合新京报等媒体报道

长沙市公安局自今年3月部署开展为期三个月的扫黄扫赌集中整治行动,区某某等人卖淫嫖娼案是这次整治行动中查处的众多案件中的一起普通治安案件。

区伯:最大的压力是不敢回家面对家人,他们肯定看到了这些天的报道,对我有很多的误解。我觉得很冤,当时我刚被抓,我的所有情况就很快向外界公开了。站在常理想一想,你说我是不是掉进陷阱了?

记者:约你去长沙的那名网友“春桑”,你后来还有和他联系过吗?我看他以前还发微博说,你家的情况让他心酸泪下,“如此家境竟还在为社会做贡献,要为区伯竖起大拇指”。

区伯:上午11点,广州警方带我回到了广州。一打开手机,看到有几百条来电提醒。从凌晨1点开始,我就不吃不睡,一直在不停地听电话,接受采访。回到广州以后我的一些粉丝和朋友帮我接风洗尘,但是我一口饭都吃不下。我现在很困,很累,和你说话都要睡着了。

据报道,区伯提前离开回房间后,作陪的女孩进屋,“她脱光了,还脱掉了我的衣服,抱住我。在这个时候,我不自觉地就搂住了她的腰。她就吻我嘴巴,我也吻她。正在亲她身体的时候,房门啪地被一脚踹开了,警察冲进来了,说别动,还给拍照了。”

4月2日上午,区伯在电话中告诉记者,他这次去湖南旅游是受到一位网名叫“春桑”的王姓男子邀请。3月24日,区伯和冼某及小王和另外一位湖南朋友小彭开车去湖南玩。

区伯:没有,出事后,小王(指网友“春桑”)和当天也在饭局的陈老板就消失了。我强烈要求警方调查他们的去向,但是警方说人跑了,抓不着。那个女孩子(被指卖淫的女子)当时也一起被拘留,现在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区伯:(沉默)不好说。我现在就在想,为什么做一个好人这么难?(抽泣)为什么一个人做点好事,就成了名人,而一个名人连一个普通公民所应该享有的权利都没有?为什么做个名人就这么难?我觉得太不公平了。

区伯坚持认为,自己没有嫖娼,而是被人设圈套陷害。目前他已委托两位北京和广州的律师,将依法维权,“我觉得不应该倒下去。就算我是卖淫嫖娼,没有法律说作出处罚后,就不可以监督公车私用。”“在这个(监督公车私用)路子上,应该越战越勇。”

昨天下午,钱江晚报记者打通了区伯的电话。电话中,区伯的声音显得十分疲惫,并一度抽泣。他仍然为自己喊冤,称自己是掉进了陷阱。